2011年9月15日 星期四

歐洲急行軍(二) 令人難以忘懷的巴塞隆納


巴塞隆納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這裡非常的不像是歐洲,整個台味十足。建築、語言、人種等等...當然是跟台灣差很多,但不知為何,整個城市的感覺讓我有種置於台灣的感覺。我想可能是因為我在瑞典這個對我來說極度無聊的地方待了將近一年,所以隨興、活力十足熱情洋溢且夜晚依舊舞光十色的巴塞隆納才會讓我有種回到家鄉的感覺吧。不過我相信如果我是直接從台灣到巴塞隆納,台味的感受可能就會趨近於零了。

著名的市場Mercat De La Boqueira也是讓我覺得非常亞洲的地方。裡頭所散發出的氣味,說真的跟台灣的傳統菜市場沒什麼兩樣;濕漉漉的地面、散落一地的食物與垃圾以及魚攤傳來的魚腥味,都讓我覺得好親切。







巴塞隆納另一項名產,就是它那各個不同時間繁複多樣到讓人目不暇給的建築。色彩繽紛且其實有點雜亂的民房我也覺得很有味道,點綴其中的塗鴉以及萬國旗更是為其增添了另類的活力。









當然,巴塞隆納最讓觀光客魂牽夢縈的,就是高第的作品。它著名的建築物附近,絕對是滿滿的人潮。以Sagrada Familia為例,一台又一台的觀光巴士,感覺像是要來圍城一樣。



































色彩繽紛的Park Guell也是被觀光客擠到水洩不通。



































Casa Batllo 與 La Pedrera 也難逃被單眼相機與排隊人潮包圍的命運。


高第的建築真的有種魔力,即便身為建築外行人,我也是深深地為之瘋狂。為了一探其他作品,我反進出La Pedrera 底下的精品店翻閱介紹高第的書以及地圖,粗略地記在腦海後,就出發了。但因為時間與資訊的關係,我後來只參觀了兩個地點: Casa Vicens 與 Güell Pavilions。這兩個點跟其它地標比起來,可能不是那麼有名,但其所綻放出來的自由奔放與生命力,絕對不輸Sagrada Familia。



說真的,網誌打到這,忽然有點鼻酸。我是真的很想念巴塞隆納: 想念這裡彷彿身在亞洲的氛圍,想念高第那不受拘束的想像,想念這裡的陽光,想念這裡的食物,想念這裡的物價(遠低於瑞典,但還是比台北稍貴)。但最重要的,我想念在這邊所認識的人們以及因為收留我而讓彼此更加熟悉的同班同學。或許在未來的日子裡,我會再度造訪,也或許不會。無論如何,巴塞隆納在我心中,將永遠會是歐陸第一城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