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30日 星期日

第一次與集會遊行法的親密接觸!?



第一次與集會遊行法的親密接觸,居然是因為參加沙發衝浪的活動而發生!?

我想主辦人選擇南港瓶蓋工廠,或許是踩到了某條不知名的紅線,而他的確也是想要藉此或多或少讓這個地方獲得多一點關注。事實上,南港瓶蓋工廠就只是個背景,它並不是活動的宗旨,也與活動內容無涉。所以當警察不讓大家進去的時候,所有人也就只是摸摸鼻子,說聲好可惜然後就移動到其他地方。沒想到警察居然繼續前來關心,但他們都是明理人,再加上這個活動一看就知道無害,所以後來他們就也只是暗示說,某些聚眾行為必須進行申請,然後就走了(後來有回頭送我們一箱水XD)。後來我才知道,主辦人在前一天就接到關心的訊息了。

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想,但我當下是很震撼的。集遊法這種惡法,原來不僅僅是讓手握公權力者自由心證的情形下,進入各種公共空間,"型塑並規範"人民該如何在公共空間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力,它也能夠讓有權者自己去詮釋你究竟是不是聚眾行為,進而去審視這群人的行為舉止。

我不知道為什麼很多台灣人還有臉說這塊土地是民主自由的。如果真的民主自由,為什麼會有集遊法這種惡法在限制我們表達的自由? 如果真的民主自由,為什麼我們的轉型正義成果進展如此緩慢? 如果真的民主自由,為什麼我們的土地與環境正義會敗退地如此之快? 明哲保身的台灣人,現在就是在賭而已,賭政治不要在有生之年踢破城牆。這種沒有世代正義的價值,或許也多少說明了現在的社會困境。

自由社會不是只有能上youtube或上臉書打卡,民主價值也不單單只有投票選舉而已。台灣人將政治與一切切割的惡習,以及常用單調狹隘的方式去詮釋與追求所謂的安定生活,只是讓民主自由這塊招牌越來越黯淡無光罷了。

2 則留言: